25岁的符启庆,现在的后脑勺空了一块头发,露出发红的伤口。 

  由于这些天连续在隔离病房上班,一直需要戴着面屏的她后脑勺被面屏的带子勒肿了个包,由于没有及时处理,导致发炎,只能剃掉头发把伤口处理好。 

  “没关系的,头发会慢慢长出来的,我扎个小揪揪遮住不就好了。伤口处理好就行了。”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如何忍受后脑勺缺了一块头发?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却轻声笑着淡然说道。 

  符启庆是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心内科的一名护士。122日,已经回到儋州老家准备和家人过年的符启庆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——因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需要,要求科室的全体护士返回海口随时待命。 

  二话不说,符启庆立即收拾行李返回海口。“父母都很支持我,虽然不舍得,但是也知道我毕竟是护士,这就是我的工作,让我赶紧回去,安心工作。” 

  在隔离病房的工作,和普通病房有着很大的区别,从没有过这种经验的符启庆刚开始心里也有些打鼓,“但还好,虽然刚进去有些担心,但很快就适应了。” 

  在隔离病房,符启庆需要不停地走动,为患儿进行治疗。上班的8小时里,几乎没有时间可以休息,有时甚至连午饭都来不及吃。“工作太多了,而且每次一脱一穿防护服,要浪费不少时间,有时候就干脆不吃午饭了,忙完再下班吃饭。”符启庆说。 

  除了为患儿治疗,符启庆同时还需要帮助陪同的家长处理一些生活所需。“因为隔离病房不允许探视,所以家长需要一些生活物品,我们也需要给他们送进来。” 

  而让符启庆感到最困难的不是工作的艰苦,是对患儿家属的情绪疏导。“很多家长一进来就非常紧张和焦躁,他们会一直问我们‘为什么我的孩子要被隔离’‘我孩子的检测结果什么时候出来’‘我们到底还要在这里住多久’等等。很多家长在情绪激动的时候,根本听不进去我们的解释,我们只能等到他们情绪稍微平稳了才去安抚他们,给他们详细解释。”面对家长的无端指责和质问,符启庆坦言,自己也会感到委屈的时候,“有时候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很委屈,但转头一想,孩子住进了隔离病房,谁的心不焦急?这么一想,也就理解他们了。” 

  如今,因为后脑勺的伤口,导致她无法继续戴着防护面屏,符启庆被暂时调到了急诊病房。“等休息几天吧,伤口好了我还可以继续回去隔离病房工作。”这个年轻的姑娘笑着说。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中心网站
相关链接